每當看到晶瑩剔透的糖人,總會讓對童年的依稀回憶瀰漫起一絲甜蜜芬芳的氣息。在那時,看「吹糖人」是一種快樂,玩「糖人」是一種幸福。
  
  
這手藝人用的全部家當就是一個小木箱子,掛在單車后座上,糖人的竹籤直接插在箱蓋側面的孔里。用一根細管插入糖塊,邊吹邊轉著圈,同時雙手或捏或拉或拽或扯,那糖塊便像氣球一般,漸漸地脹了起來。一會兒工夫,一隻只活靈活現的猴子或公雞就趴在他的手上了,沒法說的神奇。
  
「糖人」600年前誕生

吹糖人兒祖師爺是劉伯溫。據說朱元璋為了自己的皇位能一代代傳下去,就造「功臣閣」火燒功臣。劉伯溫僥倖逃脫,被一個挑糖兒擔子的老人救下,兩人調換服裝,從此劉伯溫隱姓埋名,天天挑著擔子走街串巷。

在賣糖的過程中,劉伯溫創造性地把糖加熱變軟後製作各種糖人兒,有小雞小狗什麼的,煞是可愛,小孩子爭先購買。在路上,許多人向劉伯溫請教學吹糖人兒,劉伯溫一一教會了他們。於是,這門手藝就一傳十、十傳百,傳到現在據說有600多年的歷史了。

早年間,做這種生計的人是挑著擔子走街串巷的,集市廟會更是少不了他們的身影。
  
擔子的一頭是一個小柜子,床頭櫃般大小,兩邊釘有一個長方形的木框,框中間的銅環上拴著根短繩頭,用來穿扁擔。櫃面上放一個圓木盤,上面畫著寬窄不等的由圓心向外呈輻射形的格子,裡邊寫著「葫蘆」、「大公雞」、「關公」和「猴子」等等。木盤中心有一個固定在線軸里的轉桿,長度比木盤的直徑要短一點,轉桿的頂頭垂著一根小針,轉桿停止轉動時,小針指著哪個格子,就得哪個獎,獎品越大格子就越窄,命中的幾率就越低,最大的格子就四個字:糖豆兩顆,那糖豆比圍棋子兒還要小。圓木盤底下有個抽屜,拉出來是一塊大理石板,用來畫糖人的。柜子右上角有個洞用來插草把子,不管吹還是畫的糖人都插在上邊。
  
另一頭擔子的樣子差不多,但沒有面板,只是一個小炭火爐子及一口銅鍋,裡邊熬了糖稀,再下面有幾個抽屜用來放原料、工具、竹籤和木炭。
  
很多手藝人都是既吹糖人又畫糖人的。與吹糖人相比,畫糖人要簡單一些,先用油氈子在大理石板上輕輕蹭一下,一把很精緻的小銅勺舀上少許糖稀,微微傾斜,糖稀就緩緩流出,緊接就手往上一提就成了一條糖線,隨著手腕的上下左右地翻飛,一個個或人物或動物或花卉就出現在大理石板上,待得涼了定型,用糖稀在糖人身上點兩個點,把竹籤朝上一貼就拿起來了,再往草把子上一插大功告成。
  
幾支牙膏皮換一份快樂
  
記得小時候在農村老家,每逢村裡支戲檯子唱戲時,總會有位吹糖人的老人前來支攤,戲還沒有開始,吹糖人的攤子前早已圍滿了觀看的人,多是小孩兒。孩子們瞪得滴溜圓的大眼睛,對老人有說不出的佩服,每當一隻「公雞」或一個「豬八戒」在老人的手裡像變戲法一樣呈現時,孩子群里都會傳出一陣陣喜悅的笑,然後纏?家裡的大人給買。而我就是那群小毛孩兒中眼睛瞪得最圓笑得最開心的一個,當然也沒少纏?媽媽給買糖人吃。
  
有時,走街串巷吹糖人的為了讓生意好做,糖人可以不必用錢來買,而是用牙膏皮來換。幾支牙膏皮可以換一個孫猴子或是其他的小糖人。這一?頗受兒童歡迎,常常有小孩子把家裡沒有用完的牙膏擠出來,用牙膏皮去換糖人吃,即便挨打也覺得甜滋滋的。
  
現在經濟發展了,牙膏皮也就不那麼緊缺了。現在,恐怕不少老人只能對扔到垃圾堆里的牙膏皮報以苦澀的一笑了。
  
過去糖人很便宜,在不富裕的時候是兒童很喜愛的玩物。那時,家門口如果有「吹糖人」的,便會圍滿了小夥伴。
  
如今兒童的玩物多了,糖人不再是單純哄孩子的東西了,「糖人」挑子也早已被人遺忘,在城市的街頭巷尾也很難覓其蹤跡。對於現在的孩子,「糖人」已是個陌生的名詞了。
  
每當看起晶瑩剔透的糖人,總是會喚起塵封已久的童年記憶,那一份淡忘已久的歡樂與驚喜。

 


SUGARMAN history CANDY makingCANDY galleryBday party & event CANDY orderFans & candy blowing Media coverageContact Us